DSC09274

                                                                                      與OKAPI (拍攝/ 阿腸)

 

把行李拖進了玄關,我一放開門把,一聲,輕輕的關門暗號使孩子們圍了過來。

一把抱住我的靦腆大男孩,這個家瀰漫著一股等了我好久的氣氛。

Non-non已經把白米放進砂鍋浸水,他說就等媽媽點火炊飯。於是我伸手把圍裙套上,紮起頭髮。

一定餓了吧,孩子一直黏在身邊看我動作,一邊滴滴咕咕講得沒完沒了的。

從千山萬水回到廚房,穿越了一個鐘頭的時差,撢一撢從飛機帶下的疲憊,我重回自己最熟

位置。

 

丈夫隨後抵家。晚間快八點,他脫下皮鞋就踱到廚房來找妻子,今天總算找到了我。十天不見!

他的眼睛雙手展開。我嗅到灰色西裝混著他辛苦了一整天的氣息,他也聞著我的頭髮,

像兩頭野獸互相嗅息捕捉著對方。

 

弄晚餐之前,隨手打開電腦,發現一百多封E-mail躺在郵箱中待閱。跳到臉書打開私訊,

其中一封阿腸遞來的聯絡,她問我甚麼時候方便進行採訪?

阿腸來日本七十多天,一個人逗留在四國遍路,直到我返回神戶,她也結束了旅程轉到關西,

正巧我接頭。不知是緣分還是默契,這場越洋採訪彷彿是冥冥中註定。

 

敲了時間和地點,卻忘了確認採訪的日期,直到當天接到了阿腸的電話:

もしもし、Moon嗎?我們不是約在今天的十一點?……

坐在電腦前敲鍵盤的我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天哪!是今天嗎?妳確定是今天?噢慘了,以為

明天咧,怎麼辦怎麼辦?現在整個蓬頭垢面怎麼飛到你那邊?唉呦.......

 

阿腸在話筒那邊叫我別擔心,今天一整天全保留給我,只要再約一個時間能讓我從容赴約,

她會一直等候。「首次來到神戶,正好可以隨處逛逛呢。」阿腸努力安撫糊塗蛋的不安。 

 

晝昏如夜,陰雨霏霏,怎能讓人等太久?我立即撥了電話給美容院,拜託最迅速的梳理。

風好大,我在雨中衝來衝去,一頭吹整後的捲髮被風無情地撩亂。

終於,和她在約定的走廊重逢,久違一年,阿腸曬黑了不少,咧嘴一笑的牙齒依然明亮。 

 

厚厚的雲層之上,有一片燦然陽光。

回想十月初返台做一連串的新書宣傳活動,每到重要場合必逢下雨。

看著窗外的驟風狂雨,再怎麼樣信心也被削弱幾分,何況我哪來的信心?

 

不可思議的是,風雨竟像一個突破的轉角,讓佈局有了別開生面的展開,彷彿為了增添果一般,

肅冷飄搖中更堅定了信任與希望,讓鹹不苦,使甜更甘,滋味越來越耐嚼了,

正因為記憶有了更深的迴廊,可以清楚比對,甚至驗證蓋章。 

  

感謝這一切!

由衷感謝這一切被祝福的糊塗與失敗,

以及祝福的微笑與掌聲。

 

 

阿腸執筆的博客來OKAPI人物專訪,可以看到不同角度的Moon,歡迎點閱↙

http://okapi.books.com.tw/index.php/p3/p3_detail/sn/3233 

 

 

DSC09271

                                                                和阿腸、OKAPI在神戶街頭 (拍攝/ 阿腸)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on 的頭像
Moon

Moon's 月光食堂

Mo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