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005.JPG   

 

「咦 , 那是甚麼東西 ☝ ?」也許你會感到詫異 , 不曉得該把焦點放在哪裡 ?

「是我家玄關。」我有點臉紅。

「怎麼玄關擺了兩紽煞風景的東西 ? 那是甚麼啊 ? 」你乾脆直截了當地問了。

「兩條正準備丟出去的被墊啦。」我踩在被墊上 , 用力將麻繩來來回回地捆綁。

不是我把事情做到一半就丟下不管 , 是有緣由的 , 且聽我說。

 

這陣子 , Popo 銷聲匿跡已久的咳嗽又復發了。

尤其在曙光未透的凌晨 , 最常聽到他的咳聲 , 久久不歇。

幾乎每晚 , 我必須在他激烈的咳嗽拉鋸中挖他起床服藥 , 再讓他入睡 ,

有時 , 他醒不過來 , 硬把該吞的藥粒喀喀地嚼起來 , 苦得讓他一骨腦兒又吐出來。

就這樣反反覆覆了好幾天 , 我也被折磨得多了兩輪黑眼圈。

寢室內該打掃的不放過 , 該日曬的都整頓了 , 但還是不見略略的改善 ,

於是我打算把墊舖棉被全部丟掉 , 看看能不能克服這擾眠的宿敵 ?

 

他從小就犯咳 , 2、3歲時咳到無法說話沒空進食 , 夜半更是咳得讓我失眠襲身。

呃奶逆食 , 常常吐得棉被臭氣熏天 , 夜夜難眠 , 心頭蒙上的不僅是愁雲慘霧而已。

所幸 , 隨著年歲增長 , 游泳的鍛鍊 , 咳嗽的宿疾像玩笑似地隱遁了。

但這些天 , 又來了。  

 

盡量把過敏原一一剷除 , 是唯一能做的預防。

但寢具棉被上所沾附的塵螨黴菌等微生物 , 無力清除 , 只好毀棄。

以前丟被子只要照著可燃物一併處理就可以了 , 但法令改了之後 ,

我第一次照著指示 , 打了電話給相關單位。 

  

「大型垃圾」需要報備基本資料 : 比如 , 棄物者的住址、電話 , 及丟棄的品目 , 

在確認好垃圾收集場的地點、時間及手續號碼後 , 再到超市購買貼紙 ,

標明好手續號碼 , 按照所定的時間地點 , 才能成功地處理掉「大型垃圾」

  

page.jpg 

 

沒錯 , 這次丟兩紽棉被 , 需要花費 ¥300 日幣 , 指定丟棄的時間在 6 21 日早上

5am 8am 之間。現今 , 正處於花錢丟垃圾的非常 ( 正常 ? ) 時代 , 如何理性的

 費 , 聰明的資源回收、管理 , 是我們逃也逃不開的課題了。

 

話說回來 , 今晚 , 煥然一新的床單被墊會不會讓我們一覺到天明呢 ?

但求老天爺的保佑了。( 低頭喃喃祈禱 )

  

 

 026.JPG  

 

 還我素顏後的玄關 , 是這等模樣 ; 這面小牆 , 有它自己的故事。

  

 017.JPG

 

「路上小心 , 回頭見。」「歡迎回家。」玄關是揮手送往迎來的小碼頭 ,

   我是杵在碼頭上的女人 , 笑著送人出門 , 也歡喜見你從門扉中鑽頭進來。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Mo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