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圖
 
 
 
 
 
 
 
 
 
 
 
 
 
懷在腹中的寶貝,還沒降世之前,我的心總是揮不去擔憂,未知的結果,會來一場綺夢或是無盡的憂愁?實在沒有把握。即使是第二胎,心中早該有數,明白孕程初期所遭遇的害喜、身體逐漸發腫的折騰、內心因種種的揣想而搖擺,時而幸福,時而被莫名恐懼吞噬而波濤起伏。

為了順產,當時我天天到戶外走動,一手捧著大西瓜的肚皮,無法保證肚子要是再大下去,身體是否能抓得到重心。經過了一次的拉扯,肚皮的肌肉組織已經有點鬆弛,在第二胎臨盆之前,我覺得肚皮快要撐不過胎兒的重量,垂到髖骨的壓迫感,使我坐立難安、夜夜難眠。我一手牽著Popo,他的活動力旺盛,對世界的好奇正趨於巔峰,太陽下,母子躲到樹蔭間,他跑來跑去,我喚著他,走著彷彿走不完的路。

目前我孵著第二本書,正走到了盤末。回想這段日子,實在貼近我懷老二Non-non時的情景。尚未成形的此刻,我依然心惶惶,沉在不安的海裡,隨著浪潮一波一波,忽喜忽憂。我當然清楚那是因為期待、愛憫所交錯的憂愁,在意識的底層,我是幸福的。

漫漫九個月,從構思、拍攝、擬稿、撰寫、挑圖、校對,我省視著自己的內面,一邊如常張羅著眼前的生活。為了寫書,一天數趟奔走採買、四處選購器皿、尋找鋪襯背景的布料,等候陽光與靈感的一現,想創造的同時,也回憶著過往,反芻著料理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每當在一個用力點,不禁吁嗟自己的平庸無才,跟理想的目標依然相距遙遙,但有時也會因小小的進步而竊喜。焦慮與冷靜輪番上陣,唯一可以安慰的是,每天的料理訓練讓我篤定不怕,十七年來的履踐,讓我體會良多,沒有自信的地方,透過每一天的修正獲得了彌補,滲透到我體內的動作已離不開我,只要把自己的體會與滋味交代清楚,即使是再平凡普通,我也認為力量不薄。

通常生頭胎的時間花得比較久,第二胎以後,就好生多了。生老大時,只熬了十一個鐘頭,我想第二胎一定只要一眨眼就過。想不到,破了羊水,我拎著準備好的包包讓公公載我入院,住進陣痛室,每十分鐘一陣、五分鐘一陣、兩分鐘一陣的痛楚波波湧向我,從晚上痛到早上,再從黎明捱到深夜,接著又延綿到黃昏,一度被送進分娩室,又被推了出來,因為子宮口沒有全開。我被囑咐坐上輪椅到X光室照相,雙腿夾著板子照射胎兒的位置。兩天一夜,不能吃,只能喝水,吸咀橘子的果汁,體力逐漸透支,修女們圍著我的床位為我低頭禱告天主,產婦師輪番撫摸我的腰背,減緩我的痛楚。不巧那時,丈夫來醫院探望,我望著他的臉,不禁熱淚滾滾。最後醫生下令打了一針催生劑,催促Non-non降生


吐氣、吸氣、用力,途中因換氣過多而四肢麻痺,一陣陣撕裂的痛在此時被重新喚醒,我已經忘了生老大時的痛,在分娩台上,對自己的健忘和再度挑戰的勇氣,銘心感動。當我看到十指健全、哭聲響亮、五官清秀的娃兒滑溜溜從下體抱到我的胸脯,那份欣喜,足以寬慰一切,感謝老天!

書即將臨盆,在陣痛暫歇的片刻,我寫下了這段。接下來,將繼續吸氣吐氣用力,迎接另一波的陣痛襲來。快要生了,期待已遠遠超越了不安,不久,那位令我感泣欲淚的娃兒將啼聲響亮抱到眼前。
我屏息等著。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Mo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