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JPG

 

 

窗外 , 聲聲知了 , 清晨聽見今夏的第一聲蟬鳴 , 疏疏落落的 , 帶著生嫩氣質。

梅雨季還沒過完呢 , 蟬兒們似乎已經等得不耐煩 :

「今年的雨 , 未免下得太跋扈、太不可理喻了!但是 , 輪到咱們登場的,就不該猶豫 ,

咱們走吧!」青嫩卻堅決的聲音 , 像運動會的選手宣誓一樣。

蟬聲 , 戳印了牠們破土而出的日子 , 在地底 , 牠們足足蜇伏了七個寒暑。

 

 

158.JPG

 

 

蟬卵原先是被安置在樹上的 , 蟬卵逐漸孵化成小小的幼蟲 , 由樹梢往泥土裏緩緩移動。

儘管幼蟲選擇在夜間行軍 , 但在橫越樹幹的漫長旅途中 , 大多仍慘遭天敵螞蟻的無情吞噬。 

少數得以倖存的幼蟲 , 鑽入土底的樹根 , 一邊汲取養分一邊成長 , 經歷了七年 , 才茁壯成熟。

宿命的驅使 , 鞭策牠們返回地表 , 七年後的月黑風高夜晚 , 蟬兒一步步破土攀爬樹幹 , 

直到天光漸亮 , 引吭高啼 , 為了一親芳澤 , 為了留下後代 , 為了交棒生命而盡情燃燒。

  

 

  168.JPG

 

 

蜇伏土底長達七年的蟬 , 終見天日的時光 , 只不過短短的七天 ,  

蟬的一生 , 抑鬱暗閻得叫人不勝唏噓。

牠們在最後的高吭中殞生喪命 , 像是壓抑一生所得來的終極閉幕 :

扯粗了嗓門 , 為所欲為的高啼 , 在我看來 , 無非是一種悲願的抒發與揮霍。

據說在東南亞有一種名為「十七年蟬」的特殊蟬隻 , 幼蟬在深土裡潛伏了整整十七年 ,

直到滿月的夜裡 , 蟬群一同破土而出 , 再一齊消殞回歸塵土 , 成了樹林的養分 ,

「十七年蟬」的特殊生態 , 寫著森林的土壤履歷史 , 成了當地森林的年輪指標。 

 

 

 174.JPG

 

 

窗外有油蟬(あぶらぜみ)爭鳴 , 我家則有大嗓門「Non-non 蟬」喧囂著 ,

不消沉不安靜的他 , 是獨一無二的寶貝蟬兒 , 他的存在讓我知道 :

人生縱使潛伏著出其不意的圍剿 , 也要專注向前 , 不該因險惡而遲疑卻步了。

 

暑假到了 ,「Non-non 蟬」光鮮地蟬蛻而出 , 登台引吭高歌 ~

不管是陰是雨 , 非關無聊不無聊 , 他都哼著 : 「日日是 Fine day!」

 

 

 

繪圖 / 梅村爸爸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Mo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