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JPG

 

我們提前出門,卻沒有提早到。因為我迷迷糊糊走錯了分叉路,繞遠了一段;所幸,準時地把孩子送進了會場。

鋼琴發表會是在週日下午三點開演,Non-non 被安排在兩點十五分進行彩排。

一定是會場的暖氣開得太暖,我和他不約而同手心冒汗。小小的演奏堂,觀眾們靜靜地把所有的座位填滿。

彩排告了一段落,還有一點時間,Non-non坐回到我身邊,用手指在自己的大腿上彈奏一遍,他一身西裝短褲。

空中彈琴的手指頭,忽然停了 ........ 他囁嚅著:「糟了媽媽,我忽然忘了譜了。」

腦筋一片空白的不僅是他,我也慌了,立即向田中老師求援:「Non-non說他忘了譜,也沒帶樂譜來。。」

 

014.JPG 

 

田中老師轉身問問在場的學生:「有人帶來BURGMÜLLER的樂譜嗎?」Non-non今天演奏的是Tarentelle。

一位姊姊掏出了樂譜,老師點著頭接了過來,要Non-non回到鋼琴前再複習一遍,距離開場時間還有十分鐘。

台下坐著一片黑壓壓的觀眾,投射著四面八方的視線。聚光燈下的演奏型鋼琴,在舞台上顯得格外的耀眼,

演奏型鋼琴的琴鍵格外的沈重結實,必須用更強的指力才能彈得出聲音,那種觸感跟家裡的電鋼琴,截然不同,

孩子登台,不但要適應硬梆梆的琴鍵,又必須在觀眾凝視中演奏,要他保持一顆平常心,其實並不簡單。

 

013.JPG

 

話說,我也面臨過類似的狀況:

上週三,去參加Popo小學的家長會,那是最後一次有關守護安全的集會,我必須代表某區家長發表感言。

在眾目睽睽之下說日語,又沒有事先準備,我實在很怯場很想逃,深怕自己無法侃侃而談。

硬著頭皮,發著顫抖的音,說了幾分鐘這學年集體上學的反省點,還有身為領隊的Popo常常來不及集合的窘況。

到底意識和表達有沒有連貫完整?我也不確定,總之,提醒、鼓勵、叮嚀與致歉的話語從我的嘴中緩緩迸出,

臉紅心跳卻努力鎮靜地行了一個禮,完成使命,我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在安靜的注視下表達自己,或者說,在開放的空間中展現自己,是多麼的不容易!

我看著台上專注演奏的孩子,也想起了幾天前自己當眾發表感言的鏡頭。

之所以緊張怯場,我想,有部分是擔心自己無法達到某個自我設定的理想,因此才下意識地萎縮起來,無法坦然。

但每當我感到無所適從,只想鑽進洞裡遮掩自己的時候,一種不想做反面教師的本能,讓我在孩子面前勇敢一點。

並非「打腫臉充胖子」,我只是不願孩子也跟著自己一起缺乏自信,或許是孩子所賜予的力量,讓我生活在異國也

能穿越害羞,克服軟弱,尤其在當了母親以後。

 

 

 

Non-non說,有好幾個小地方快要危險了,還好及時挽回沒有出錯,呼~。

我坐在觀眾席第一排的右手邊,Non-non演奏的神情雖然被鋼琴擋住了,拍攝的手又不爭氣地抖了抖,但還是貼

出來送給大家,感謝各位愛的鼓勵!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Mo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