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JPG   

 

猶如歡樂肥皂劇的寒假一落幕 , 第三學期的小學生活即將展開。

就在這個交界點 , 一波詭譎的疫情襲捲而來。

持續微熱一個月的體溫 , 爆發到頂點 : Popo 抱著 38℃ 的身軀躲進被窩裏 , 翻騰。

翌晨 , 高燒依舊 , 胸口鬱悶的 Popo被架去醫院 , 田淵大夫立即抽取鼻液檢驗。

「A型流行性感冒 , 呈陽性反應。」大夫說 :「開五天的藥方リレーザ(Relenza) ,  

即使退燒好轉了 , 也必須吸食五天 , 別鬆懈了對抗病毒的圍剿。」

 

Popo 一直排斥リレーザ(Relenza) , 深怕藥的副作用損毀他的寶貝大腦。

關於 Relenza , 坊間流傳著可怕的謠言 , 有數名孩童在服用後莫名地跳樓自殺了 ,

種種異常舉動的後遺症 , 在電視報章中沸騰多時。

「別怕 , 媽媽一直守著你 , 不讓你輕舉妄動。

況且 , 那些僅限於異常行為 , 並無腦部受損的實例報告呀。」我勸 Popo服藥。

按照醫生指示 , 先吐出氣 , 再朝藥瓶深深吸口氣 , 屏息三秒鐘。早晚各做兩次。

 

 cats.jpg  

 

Popo 躺回被窩不久 , 寢室傳來了奇聲尖叫 , 宛如噩夢纏身的驚呼。

弄醒了意識 , Popo 心有餘悸地說 :「 剛剛夢見了好多分身 , 跟妖魔鬼怪纏鬥。 

愈變愈小的自己 , 被巨大的周遭壓得喘不過氣 , 好無助 , 好可怕  !!」 

他表示 , 不只眼睛看的景物忽大忽小 , 耳朵還傳來陣陣離譜的雜音怪囂。

Popo 幻覺幻聽的現象 , 常發生在入寢的前後 , 不分晝夜 , 伴著歇斯底里的哭喊。

 

折騰了兩晚 , 隨時擦拭他身上的盜汗 , Popo 滾燙的體溫逐漸平息。

但接力賽才要正式起跑 , 輪到 Non-non 接棒了 :

9 日清晨 , 頭痛欲裂的他 , 簌簌兩行清淚滴落到小飯碗內。

38.3℃ , 體溫計老老實實地宣布 : 兄弟的濃密接觸 , 病情交棒。 

 

周六醫院人滿為患 , Non-non無語地躺在隔離床候診 , 一個鐘頭彷彿一世紀漫長。

田淵大夫二話不說 , 斷定是新流感的傳染 , 立即開出了處方要我們回家療養。

藥劑師答覆我的詢問 , 表示 Popo 的服藥反應 , 可能來自病情 , 也可能源於藥物。

「目前還沒有明確的答案 , 唯一的臨床顯示 ,

服藥後的兩天之內 , 家長必須守候在旁 , 以防意外。」

 

 

  cats1.jpg

 

 

服了止痛劑 , 吸了 Relenza , Non-non 沉靜了下來 , 睡了又醒 , 醒了又睡。

深夜十二點半 , 他睜著炯炯有神的眼睛對我說 : 口渴了 , 肚子小餓 , 但睡飽了。

拉鋸在半夢半醒之間 , 我賠上了睡眠 , 卻賺回孩子的康復 :

體溫從 39.6℃ 一口氣下滑到 37.7℃。

元氣恢復了 , 食慾也回來了七分 , 在我快舉白旗投降之際 , 孩子爭氣地扳回一城。

為了不傳染給別人 , Non-non , 乖乖戴上兩天口罩 , 安分地在家養精蓄銳吧。

 

    

091.JPG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創作者介紹

Moon's 月光食堂

Mo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declan174
  • 真令人心疼的兩個小朋友, 都已經發燒虛弱,
    還得承受藥物副作用, 可怕的惡夢,
    身心煎熬, Moon也累壞了
    真不是個好的學期開始, 幸好Moon的堅持,
    希望兩個小朋友能夠盡快康復, 迎接新學期

    愈大漸漸能了解孩子生病時父母受的煎熬,
    雖然有時候覺得他們很多時候過度緊張,
    吃個較甜或較油的東西便會讓他們發揮個十幾分鐘,
    常常使我忍不住回嘴,
    但是確實他們出發點還是關心我們的,
    今年對我一項重要的功課就是學著聽在碎碎念裡頭他們所想表達的關心
  • Declan :

    這一段病假休了將近一週 , 彷彿是寒假的延長 , 只不過 , 搞得大家心力交瘁 , 覺得日子過得好漫長 !

    謝謝你的關心 ! 明天 , 他們就復學去學校報到 , 我真的終於鬆了一口氣 !

    Declan 還年輕卻常常想得很多 , 思考著未來 , 也回憶著過往 。 懂得顧念父母一片苦心的孩子 , 已經很難得。我認為 , 親情禁得起「再出發」, 任何的修正 , 任何的調整 , 都會給予機會的 , 不論是身為做父母的人 , 或是做孩子的。 你覺得呢 ?

    Moon 於 2010/01/11 16:07 回覆

  • meiko
  • 連著二個寶貝兒子得流感,對媽媽而言還真是體力馬拉松啊!最近你一定很辛苦,自己身體要多保重喲!孩子上學了,也就是做媽的休假的開始,白天得好好放鬆,才有體力迎接兩個小男生放學回家。
    順著文章裏驚心動魄的情節,懸著的心跟著被高高提起,到最後一張照片,看到NO-NO戴著野豬口罩的可愛模樣,緊張的心思瞬間瓦解!好爆笑~
    在台灣,好像得A流感時都吃克流感,我沒有聽說過這種吸入性的藥,有那麼多人出現嚴重副作用,還挺可怕的!不過一次即免疫,我想MOON在這幾天不眠不休的照料他們之下應該也跟著免疫了!^_^
    前些天經過西門町,還看到繪著一個大鼻子外加流鼻血的口罩,店家戴著招攬生意還蠻能吸引目光的呢!
  • Meiko :

    今早六點多被鬧鐘叫醒 , 準備早餐 , 為 Non-non 做便當 , 叫全家人起床 , 送大小去上班上學 , 日子總算步入正軌了。那段漫長假期 , 熬過了 , 也解放了 。 很開心 , 能輕鬆地回到電腦前 , 為妳寫留言。

    那隻野豬口罩 , 大小正適合他 , 望著他無辜的臉 , 我們都爆笑了 ♡ 知道妳也笑了 , 覺得寬慰的感受得到了分享 , 有雙倍的美好。

    只要是克流感的特效藥 , 都出現副作用的報導 , 因此非常惹人爭議和憂慮 ! 昨晚 , Popo哥哥在吸入最後一天的藥方後 , 又出現了噩夢纏繞的哭叫 。 好不容易把他喚醒 , 邀他下床到客廳聊聊 , 分散他的心理衝擊 。 真不曉得是因為藥的副作用 ? 還是因為他原本就靈感特別強 ? ?


    Moon 於 2010/01/12 09:03 回覆

  • vicky
  • 我也笑啦,
    妳就是這樣,
    可以在擔憂裡加上讓人安心的幽默。

    也許Po-po是副作用與靈感強兩者皆有,
    再加上了報導的壞印象,
    讓他的感應特別靈敏,睡夢格外震盪,
    幸好一切都經過了,陪伴他們的妳是大功臣。

    雞婆叮嚀這兩天逮到時間就好好補眠休息,
    別累壞了喔。




  • Vicky :

    歡迎妳的加入 , 讓笑聲更響亮囉 ~♪

    我們這群當媽媽的 , 尤其了解箇中辛酸 , 苦過的甘美 , 顯得格外珍貴。

    好不容易擺脫了一群男生的糾纏 , 正想好好做點大事 , 可惜今天外頭下起雨 , 讓我腳步猶疑 ......。

    於是 , 剛剛看了一場電影DVD , 是安部公房的「砂之女」 , 妳聽說過嗎 ? 導演是華道藝術師(花道)出身的勅使河原宏。 非常深沉有味的老電影 , 起初充滿了無力感 , 最後竟畫上意想不到的和平句點 , 叫人深思的一部佳片。

    我該睡一睡了 , 這幾天 , 嚴重失眠讓我頭重腳輕呢 。 還好 , 拼命漱口趕走病毒 , 沒染上感冒 , 算是最好的報酬了 !

    Moon 於 2010/01/12 11:53 回覆

  • meiko566
  • 看到以上留言,才想起一直還沒有去研究你教我的看電影的方法,請原諒我總是跑來跑去忙東忙西,假日又都有朋友來借住,我一直找不到完整的一段時間靜心研究。
    昨天在電視上看到"明日的記憶"這部電影的後半段,(本來是該補眠的,卻忍不住看了下去)看到一半我就哭了,看到片尾的那只烈焰燒灼過的杯子哭得更慘,完全沒有休息...
    電影裏的那山、那水,很像我小時住的南投山裏...好美啊,日本的電影總是拍得素淨、極簡、內歛...看完餘韻猶在,令人黯然神傷。
    孩子回來了,該去盯功課了~~~
  • Meiko :

    請別在意 , 只要有閒情逸致時 , 再好好挑部電影來看 , 別把它當成作業 , 沒有監督喲 , 不擔心 !

    妳提到的「明日的記憶」, 我倒不清楚 , 日本連續劇 , 我看得很少 , 每次一聊到電視劇 , 我總是接不上去。

    今天 , 試著做薑汁撞奶 , 但是並不很成功 , 可能問題出在牛奶溫度吧 ? 即使沒做成布丁狀 , 還是好喝又保暖 , 我喝了之後出門買菜 , 暖呼呼的身子都不怕冷了 , 神奇得令我吃驚呢☆

    Moon 於 2010/01/12 20:23 回覆

  • 翠
  • PoPo用藥後的副作用真讓人膽戰心驚,若少了妳的妥貼照料、輕聲安撫,他的煎熬恐怕會自夢境漫竄至現實吧!
    經此一役,相信他更要摟著媽媽高聲,不能沒有妳了。

    跟你家的小鬼一樣,我近來不怎麼好呢,倒不是身體有什麼不適,而是長期積累的工作倦怠突然一瞬爆發,偏偏時值歲暮,許多案件等著「清算」,我在心中急著,手指卻狠攢著口袋不肯出來......

    唉,還是得還的,不管逃到天涯海角。這會兒正加緊趕工,寒流中,生活的滋味嚼來格外有勁。

    願一年安好。
  • 翠翠 :

    工作倦怠 , 遠離職場許久的我歪著頭想 , 這句以前常用的句子 , 偶而也出現在母職工作上。歲末也好 , 年初也罷 , 心情的波折和實務的逆順 , 皆讓人載沉載浮地 , 快要暈船。希望妳別太勞累了 , 妳的肩膀還有另一位小美女依靠著 。 請人稍微揉揉肩 , 搥搥背 , 會不會輕緩一些 ?

    Popo的夢魘至今未退 , 風蕭蕭的夜晚 , 還聽到他不定時地哭喊 , 驚嚇的表情持續得兩三分鐘 , 頻頻呼喚也難喚醒他過神來 , 等待 , 等他慢慢緩神起身 , 再又哄他睡 , 前晚就躺在他身邊睡了一會兒。

    似乎發文Popo的遭難 , 才能見妳的倩影翩翩到來。感謝妳的關心 , 更感激妳留下的字句 ♡

    祝妳平順度過倦怠低潮 , 重拾成就感與迷人笑顏。

    Moon 於 2010/01/13 09:15 回覆

  • MEIKO
  • Moon,嘻嘻~雖然你就住日本,看來也有我知而你尚未發現的事呢!
    "明日的記憶"是2007年的電影,主角是渡邊謙,好像還得過不少獎項。這部電影有書在先,作者是萩原浩。這位作者有另一本書<那一天的選擇>我己看過,難怪我看電影時總覺得有熟悉的味道。
    人到中年,生活、家庭、工作....有形無形的壓力下,日子不再如年輕時飛揚灑脫,在想任意恣行時總會瞻前顧後,想想這、想想那~有時覺得身邊小小的平安幸福都是得來不易,因為下刻,誰又知道人生會有什麼變動?
    這些書和電影,都是給我這種老歐巴桑看的吧,也要到這個年紀才咀嚼出隱藏其中苦裏帶甘的餘韻。
  • Meiko :

    我這就去電影租錄店找找看 , 妳說的這部電影 , 應該已經陳列上架才對 ....

    甚麼是老歐巴桑 ? ! 妳不是 ! 永遠不會是 ! 妳是美麗女人 , 不是歐巴桑 , 相信我 !

    雖然住在日本 , 搞不好一些資訊 , 台灣的電視頻道早就上映得熱烘烘 ; 而我老是慢半拍 , 專挑古早味來品玩 ^^

    Moon 於 2010/01/13 13:24 回覆

  • 葡萄滿滿
  • 體會

    上星期四晚上突然暈眩-天翻地轉,因為身邊無人(阿公自顧不暇)照料,不禁掉淚;幸好有外勞相陪就醫,總算渡過。
    本星期一到大醫院就診,因為沒病床,所以我放棄住院檢查。
    一切隨緣吧!希望大家都能平平安安!人生變化無常,何苦要求自己太嚴厲,能夠開心過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
  • 滿姑 :

    現在頭暈好多了嗎 ? 若還是持續暈眩的話 , 一定要乖乖就醫 , 查出病因才行 , 不能放手不管喔 !

    現在的日子 , 過得開心嗎 ?

    希望妳健健康康的 , 別僅顧著老人小孩 , 自己要多保重 , 多疼惜身體 , 好嗎 ?


    Moon 於 2010/01/13 13:28 回覆

  • chienlc
  • 看了這篇文章,查詢了一下,
    才知道居然有這樣的藥品,也居然有這樣可怕的疑似副作用。
    現代生活日漸複雜,很多生活近處的事物是我們搞不清楚的,
    卻習以為常或不能不試著使用,即便擔憂疑慮,好像也不能不試著與之為伍。

    很高興他們都日漸康復了,相信你也休息得差不多了,
    真不容易啊!最近好像病號多。
    昨晚我也作了一個發出一聲喊叫的惡夢,
    夢得內容是什麼記不起來,到吵醒了自己,
    不過就僅存這麼一點惡夢的印象,很快又入眠。
    夢真有趣,原本還清晰的,突然就抹去,
    不知記憶與忘記的過程,是怎樣跨過去的。

    你們提到的『砂之女』和『明日的記憶』我都看過,
    『砂之女』實在非常出色,給人一看完就想翻原著的動力,
    那種非常典型的,接近於典型心理學所說情意結的故事,
    了不起的故事,講述的通常是非常核心且單純的情節,
    但卻能碰觸到深刻且廣泛的內在需求或焦慮,
    具張力的畫面與演出,確實是日本電影黃金期末段的佳片。

    『明日的記憶』的廣告語是:

    『如果過了明天 我連你都忘記了 也請緊握我的手 陪我繼續走下去….…』

    藉由阿茲海默症的病情變化,描寫病患與照顧者的心理變化,日本社會中的男人職場情結,夫妻與親子之間關係,社會的健康體系等等,裡頭還加強了回憶的愛情元素,加入了一點離奇神妙的細節,有感人之處,也有沒必要的情感渲染手法,那手上刻著名字的陶杯,就像片頭非常不自然的夕陽霞光,在我看來都是很庸俗的。

    我看電影從沒掉過眼淚,記憶中沒有,如果有大概是二十年前的事了。但不掉淚不代表不感動,但感動了,也不帶表示好電影。
  • LC :

    Popo這幾天好睡多了 , 噩夢也沒再糾纏著他 , 讓我鬆了一口氣 , 睡眠品質跟著改善了 , 謝謝關心 !

    「砂之女」的原文書 , 丈夫立即掏給我看 , 在我看完電影 , 與他聊起觀後感之後。東大醫學系出身的安部公房 , 寫的文章有別於一般日本作家的曖昧語感 , 因此很容易被翻譯成外文 , 瞬時引起了西方的注目 : 他的處女作就被選為諾貝爾文學獎的候補作品 , 可見實力 ! 原裝本由香月泰男 ( 你曉得他嗎 ? ) 禎裱 , 麻布質感的封套 , 宛如電影中的沙場再現 , 真是美極了 !

    丈夫說 , 那本書是他小學六年級買來看的 , 受他三郎舅舅的影響 。 文面意思不太明白 , 也硬吞活塞地讀了下來 : 但接觸太早熟的體裁並非好事 , 因為影響了他的人生觀 , 搞得他曾有出家離塵的念頭 ...... 說來話長 。

    有機會 , 想跟你聊一聊「砂之女」, 那電影給我相當的震撼 ! 而「明日的記憶」就不予置評了 , 很遺憾 , 現代的日本電影 , 就是不行 。

    Moon 於 2010/01/16 09:06 回覆

  • declan174
  • Moon,
    這段時間很幸運遇見一位良師益友,
    給我勇氣與父母溝通,
    給予想法讓我思索,
    更重要的是願意與他們直接溝通,

    再出發, 原本以為對我父母而言好像是件困難的事,
    不過這次和他們共處的時間覺得好像容易許多.
    我想他們改變了, 他們的環境變了,
    突然也發現孩子大了,
    連年紀最小的妹妹,
    在我讀大學的短短五年間,
    從個中學女孩, 成了要上大學的女人,
    學會開車也載著父母到處跑,
    雖然對妹妹的駕駛還是很不放心, 雙手握緊座椅扶手從旁口令,
    別說父母對我們的快速改變無法適應,
    連我對妹妹的悄悄的迅速轉變也很不適應,
    冒失的妹妹, 令人擔心的妹妹, 天真的妹妹,
    居然變要成大學生了,
    與她十八年ㄧ同成長, 終於要與我隔地分開生活,
    尋找她的夢, 她的獨立,
    心理學發現十八到二十五歲間態度最容易改變,
    可以想像這幾年她會加速轉變,
    不知道五年後的我們, 會變成甚麼樣的大人呢?
  • Declan :

    「不知道五年後的我們, 會變成甚麼樣的大人呢 ? 」
    這句話讓我思量了許久。

    我覺得 , 五年的時間 , 對每個階段而言 , 有著很不相同的意義和變化 。
    對幼童( 比如我的孩子 ) 來說 , 年紀愈小 , 可塑性愈強的年齡層 , 五年可說是不短的時間 。 從我孩子身上可以清晰地看到 , 0 ~ 5歲的成長變化何其大 ?! 從不會說不會站 , 到會表達自己的想法 。 小 1 ~ 小 5 的階段 , 更是識字記憶力的巔峰期 , 語言音感只在這階段給人機會 , 一錯過 , 怎麼學也學不來的東西 , 必須凝結在此年紀接受訓練 。

    然而 , 一步入安定期 , 或說人生衰退期 , 人的變化就顯得缺乏突破 , 當然也有例外的 , 也有與定律抗衡的努力成分 , 能左右結果 。 站在黃金階段的你和你妹妹 , 只要認真活 , 認真吸收 , 甚麼樣的人生版圖都有可能 !

    你和父母親的新關係 , 需要彼此不鬆懈的努力 , 我認為任何關係 , 都需要「經營」。希望往後的親子關係是更圓熟平等的友好互動 , 祝福你 !


    Moon


    Moon 於 2010/01/17 17:36 回覆

  • sean
  • 生病之苦,真難向人道。
    但看弟弟好像喜孜孜的,簡直懷疑他若沒趕上這感冒的熱潮,他會不會有點小失望呢?就像讀書時,總很生氣自己很少能請病假,不能強自振作地對親友師長說:『我沒事了,謝謝關心喔!』一副很虛弱又勇敢狀……
  • Sean :

    可以想像妳一副很虛弱又勇敢的逞強模樣 , 一定更逗 !

    Non-non 只虛弱了短短兩天 , 立即就生龍活虎了 , 到底是因為年紀輕好得快 ? 還是用藥時機早就快點兒好 ? 總之 , 他蠻樂的 , 不似他哥哥受盡折磨 。

    看他喜孜孜的樣子 , 要歸功於稀奇的藥物用具 , 惹得他每用必爽 ! 一副不怕再來一遍的豪邁 。

    Moon 於 2010/01/25 18: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