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3923.JPG

 

 

我們約好在「新大阪」車站的第二月台.第五車廂處會合 , 在週日早晨的七點半。

丈夫的妹妹家一行四人 , 連同我跟兩個孩子 , 打算一起坐新幹線去名古屋的奶奶家 ,

參加爺爺的一年忌日的法會。眾人一身黑白素服 , 小男生們慎重其事地繫了黑領帶 ,

Popo 跟表姊坐在一起 , 安靜閱讀 , Non-non 則和表弟湊在一塊 , 交換著皮卡丘戰鬥卡 ,

新幹線一路平穩 , 從大阪到名古屋只需一個鐘頭 , 大人瞇著眼睛補眠 , 孩子們各忙各的  

 

 

DSC03925.JPG

 

 

八月中 , 孩子們的暑假放得如火如荼的當兒 , 大人也有個「お盆」的連休假期 ,

讓異鄉打拼的人回家省親 , 並祭祖掃墓 , 類似台灣的清明節與中元節的綜合版。

「お盆」的連休期間 , 高速公路上大塞車 , 新幹線班班大爆滿 , 車水馬龍熱鬧滾滾 ,

不僅天候炎熱沸騰 , 人潮洶湧的吞噬更讓人體力消耗流失 , 因此自古以來 , 日本

在溽暑中吃「鰻魚飯」的習慣 , 聽說富含維他命B的鰻魚飯能提振食慾 , 養精蓄銳 ,

這個習慣 , 直到在我公公過世之前 , 都一直延續著。

 

 

DSC03886.JPG

 

 

丈夫說 , 他的父親在年輕時就像小津安二郎電影中的日本男人一樣 , 全力傾注於工作 ,

晚歸 , 父子一年中沒碰過幾次面。一個月休息兩天 , 也因放假前的工作通霄達旦 ,

累得回家倒頭就睡 , 睡到傍晚才起床。一睡醒 , 正好有棒球的實況轉播 , 父親因

電視 , 也不管母親辛苦烹煮的晚飯 , 無奈地變涼 , 偏偏又遇上了公司同僚或上司的電 , 

滔滔不絕 , 不超過一個鐘頭掛不掉電話。難得一家團圓的時光 , 就那樣被糟塌了。

因此從小對父親很不諒解 , 對他很反抗 , 一再警醒自己絕不要重蹈覆轍 , 像他一樣。」

丈夫如是說。  

  

 

DSC03888.JPG

 

 

「記得只有在短短的兩年間 , 父親轉勤到一個單位 , 不必徹夜值班 , 所以幾乎每個月

會帶我們去上館子 , 不是去吃牛排 , 就是鰻魚飯 , 沒有例外。

而那兩家店 , 至今依然健在 , 我們常去吃的西本鰻魚店 , 就是其中之一。」

 

關東(東京)和關西(大阪、名古屋)蒲燒鰻魚的特色 , 大異其趣 :

關東的鰻魚是先蒸後烤 , 入口即化、柔和軟綿 , 關西則直接烤燒 , 颯爽乾脆、醬汁香艷 ,

不僅口感相左 , 連宰鰻魚的流程也大相逕庭 :

江戶(東京)是武士之町 , 最忌諱「切腹」, 因此殺鰻魚時是由背部劃開的 ;

而關西(大阪)是庶民/商人之鄉 , 處理鰻魚跟一般魚類無異 , 由腹部入刀。

有一天 , 習慣名古屋硬派鰻魚蒲燒的公公 , 首度嚐到銀座名店「竹葉亭」的招牌鰻魚時 ,

大驚一聲 :「 這是甚麼軟東西啊 ~~~~」聽說當場發生不小的反彈震撼。 

   

 

DSC03908.JPG 

 

 

飲食習慣也好 , 做人處事也罷 , 公公有A型的頑固不化 , 對隨性樂天的B型婆婆和子女們 ,

雖有幾分不理解 , 卻保持著基本的禮貌與尊重 , 少有不愉快的爭執或疙瘩。

但他常找我聊天 , 對O型的媳婦似乎很好溝通 , 我記得他常說 :

「事先準備是事情成敗的關鍵 , 而事後的整理整頓 , 是多麼的重要 ........ , 妳明白嗎 ?」

我覺得公公是一位純良盡責的古風男人 , 他的守份守成 , 使梅村家得到完整。

 

 

 DSC03916.JPG

 DSC03918.JPG

 

 

可惜的是 , 在公公過世不久 , 鄰居親屬的放火燒房使得老家必須走向崩離的局面 ,

梅村古厝在前一陣子被拆了 , 已蕩然無存 , 再也不能圍爐促膝長談 , 大打棉被戰了 ,

但我們還能回到這裡 , 齊聚在最初的原點 ~ 香火縈繞的祖墳前 , 不論是春夏秋冬 ,

澆水上香 , 獻花合掌 , 輕聲禱念 , 嘻皮笑臉也好 , 一本正經也好 , 大夥都聚在這兒 , 

透過遙想 , 藉由交談 , 嚐著鰻魚飯 , 咀嚼著往事 , 跟遠離塵世的親人 , 持續地對話著

  

 

DSC03919.JPG

 

 

 

うなぎの西本

 

所在地   名古屋市東区山口町16-14
電話番号  052-936-0646
営業時間  上午11:00~下午3:00
      下午 5:00~晚間 8:30
定休日      毎週日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創作者介紹

Moon's 月光食堂

Mo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apple3pie
  • 心理學學過,人的味覺也可以喚起回憶,
    盛夏的鰻魚飯對於梅村家就是這樣充滿回憶的情懷吧。
    家人聚首一邊吃著鰻魚飯一邊想著梅村爺爺,
    這樣的思念真是很溫馨呢。
  • 阿派,

    謝謝妳深夜前來留言,眼睛恢復得好嗎?視力沒有問題吧?
    妹妹回國囉,真替妳感到開心呀!

    妳說的我深表同感,透過味覺,透過食物,人不斷地喚起記憶。
    不管是不是在名古屋吃鰻魚飯,或者我們自己到超市買回來吃,
    總是一邊吃一邊說起梅村爺爺,想著他。
    妳也有過這樣的經驗?

    Moon 於 2010/08/02 08:41 回覆

  • olivia
  • 我很愛鰻魚飯,白蒲燒清爽樸實,
    豔澤醬汁搭炭香逼人的紅燒口味更是深得我心,
    但每次去餐廳總嫌它貴,遂改點其他餐點,
    於是它變成為一種想望。
    可望不可即,如凌波微步的宓妃,隔著浩瀚洛水與我遙遙相對。
    似乎比嚐到更好了,想像原是最美的調味劑,
    又,擔心吃到乾澀或腥燥或黏膩或入味不足的不良品,
    這份執念讓鰻魚飯更少入口。(嘆)

    時間在過,偶爾會失了滋味,分不清昨天和今天有何不同,
    然而傳統像個恆定穩靠的存在,提醒著:立春、大暑、秋分、冬至的更迭,
    而我們,親愛的一家人,又相依了一日一季一年,多麼好。
    於是很羨慕梅村家呢,這溽暑之約,讓鰻魚飯滋味更顯悠長,
    因為其後有份思念來自傳承的愛。

    PS.見他們合掌,讓人忍不住笑,Non-non這小鬼一臉調皮,以後不迷死小女生才怪呢!
  • Olivia ,

    今天的痞客邦又怪怪的,無法好好回覆留言,必須跑到管理後台來寫,好像在暗地工作。

    昨天跟丈夫聊了很多鰻魚飯的話題,聊著聊著,他忽然嘴饞想吃,
    我投降說,「超市的比不上西本鰻魚店啊!忍忍吧,再過一陣子就回名古屋了,
    屆時一定少不了走這一趟的。」

    店裡這客鰻魚飯,是最平實的一款,一套¥1680 ,老實說,實在是貴得離譜!
    但三代傳承的名店有它的招牌品質,保證唇齒回甘,店內的庭園美景,令人清涼。
    最主要的是,走一趟西本鰻魚店,彷彿跟梅村爺爺共遊了一份交集,
    關乎味覺,也無關乎味覺,
    很具體,也很抽象哩。

    夏日是這麼的辛辣火熱,而吃在嘴裡的蒲燒鰻魚,卻有不唐突的美滋美味,
    適合這盛夏,適合一份遙念。

    PS. Non-non 身上穿的 「Fine Day 」 T- Shirt ,就是他當「好日蟲」模特兒的衣飾,跟他絕配吧?
    合掌拜拜時,他掩不住嘻皮笑臉,八成要爺爺保佑他多賞到一些玩具吧(?)
    哈。

    Moon 於 2010/08/02 12:37 回覆

  • jennifer0531
  • Dear Moon,
    從你的文字和圖片中也讓我想起了兩年前在8/3凌晨離開我們的爺爺,我和爺爺感情很好,他走之後無時無刻的想念他,我不斷回想著我們生活的點滴還有他用一生教導我們的智慧。我也曾經用部落格裡的文章和點點印的小書紀念他,看著你的圖片中孩子們祭拜的照片覺得很感動,因為現在似乎已經沒有孫子和祖父母有這麼親近的關係,所以我一直格外珍惜著我和我的祖父母濃厚的感情。我也常常因為某一道菜、某一個點心想起我的爺爺,在這幾天裡,格外的強烈...。

    Jennifer
  • Dear Jennifer ,

    讀了妳的留言,一陣激動。

    昨晚,不知道是甚麼力量,讓我在懊熱難當的夜裡揮汗三個鐘頭寫了這篇文章。
    是冥冥中的因緣?還是受了甚麼引導?我不清楚,只是有一股遏抑不了的衝動,讓我寫得很投入,我的丈夫因此替我擔憂了起來,怕我身體承受不住。實在熱呀,最近。

    這並不是鉅作或是野心之舉,我只想整理自己的思緒。但思緒一經抽絲剝繭,似乎需要時間的沉澱。很高興,這篇文章推出的時間,正巧在你爺爺忌日之前,讓我們一起祝禱他們兩位老人家。

    剛剛,我做了奶油煎鮭魚,配上生菜番茄沙拉,我們笑著說,若是爺爺,一定會把番茄挑開,因為他最不愛番茄了。
    我們就這樣,常常因著某個食物或是某個動作,記起爺爺,爺爺也就如同時時在我們身邊。
    妳的爺爺,也一定因著妳的想念,隨時左右在側,我想,一定是這樣的。

    愛我們的人,或是我們所愛的人,即使無法常相見,甚至天人永隔,透過種種會心的交集,在那一瞬間,就如潮水般湧進心口、身邊。妳和爺爺,就不那樣寂寞了。妳說,對不對?

    謝謝妳跟我分享你的感受,我深受感動了。


    Moon

    Moon 於 2010/08/02 21:47 回覆

  • gosAn
  • 看來梅村爺爺真是吃硬不吃軟的好漢子,
    我也好愛鰻魚飯,不過不是行家,
    就連鰻魚罐頭也可以吃的津津有味,軟硬通吃,
    或許等到真正品嘗過極品鰻魚後,開始挑剔了起來?

    > 日本有在溽暑中吃「鰻魚飯」的習慣,
    很好的習慣呢,台灣每天這麼熱,真希望每餐都有鰻魚來救命!

    歩くん拜的好虔誠,我猜想是不是跟爺爺很親呢? 很想念爺爺吧?
  • gosAn ,

    硬派作風的鰻魚飯,好像只見名古屋,就像「味噌汁」,名古屋特別堅持用「赤だし」一樣,都是重口味的硬派作風。

    但由於地理因素的關係,名古屋人做人處世卻很柔軟,擅長緩衝協調的角色,若關東和關西的相異風土文化,少了中立的名古屋,恐怕糾紛不斷吧,有趣吧?

    話說回來,我也不是吃鰻魚飯的行家,有得吃就偷笑了,呵呵。

    不是只有歩くん虔誠,大夥都很正經的呀,正確來說,應該只有 Non-non 在那裏嘻皮笑臉,唉~那小傢伙,特難進入狀況的,你也知道。。。

    Moon 於 2010/08/02 22:07 回覆

  • 微齊
  • 最近東奔西跑忙碌著,不得不在大太陽下外出辦事,
    孩子去上學了,許多等待此刻去處理的繁瑣事務一樣接著一樣,
    我比她還沒上學更忙曬更多太陽。
    這補充盛夏酷暑消耗掉的體力的鰻魚飯,我真想來一碗啊。

    離開的人,其特質,大半會隨著時間催化與潤飾,逐漸篩掉他的稜角執著帶給身邊人的苦頭,
    而美好良善的、敦厚傳統的梅村爺爺的形象,會替代了小部分的頑固,留在懷念的人心中。

    梅村先生記取童年時不愛的感覺,警惕自己別犯跟梅村爺爺一樣的錯誤,也算是把那份缺憾,走成美好境地,替梅村爺爺,修飾圓滿了缺漏的一角。

    是幸福的!

    天熱,你多休息,別讓他擔心。





  • 微齊,

    每當傍晚我送完便當回到家,心頭和步伐才終於輕鬆了起來。
    這種熱天,外出辦事,真的容易耗損體力,請妳別把行程安排得太緊湊,慢慢來。

    「天熱,你多休息,別讓他擔心。」
    妳的叮嚀聽起來好像響著清爽鈴音的風鈴,清涼的體貼心,讓我好感謝。
    我會,我想多多休息的,這幾天累積的疲倦,讓我想休息一下。

    妳說的話,真好:「算是把那份缺憾,走成美好境地,替梅村爺爺,修飾圓滿了缺漏的一角。」
    遇到這樣的日本丈夫,算是我的運氣。梅村可算是一名「異類」~沒有大男人氣質,是一個懂得體恤妻子的柔腸漢。梅村爺爺的反面教師的角色,可謂居功不少咧。

    非常愛讀妳的留言!不遜於鰻魚飯給我的滋養力量,
    謝謝妳,微齊 ♥♥♥


    Moon 於 2010/08/05 07:57 回覆

  • 吉兒
  • 鰻魚飯也是我去日本料理店常點的一道餐。
    我喜歡入口即化,柔和軟綿的口感。
    popo和表姊跨同一隻腳一起看書的照片好經典。
    我喜歡表姊的包包頭。
    感覺moon的家人親戚都好有禮儀規矩。
    moon的公公那個年代的男人好似大多都這樣。
    以工作為重,不知如何和小孩相處。
    其實我爸也是這樣的人,
    家裡開店,和客人總是嘻嘻哈哈,有說有笑,
    噓寒問暖的,對我們小孩子卻總是沒有幾句話,
    問來問去也只是成績和作業。
    我一直也告訴我自己絕不成為這樣的父母。
    但就像你說的,有公公的守份守成,梅村家使得到完整。
    有我爸在工作上的全心全意,我們小孩子才有個穩定小康的環境成長。
    有幸做家人,都是緣份。無論如何,最終總是會珍惜會懷念啊!
  • 吉兒,

    多虧在美國也容易吃得到日本料理,讓我不用多費唇舌也能跟妳一起分享那份共同的美味記憶。
    一道菜一頓飯的滋味,再怎麼妙筆生花,都遠不如親嚐為快,妳說對不對?

    吉兒喜歡的那張照片,是坐新幹線時拍的。以我笨拙的技術也可以拍下清楚的一張,可見新幹線跑得又快又平穩!
    清晨的陽光,從窗戶側面照下來,兩位小朋友專心的俯首姿態,我也十分喜愛。表姊的包包頭很適合她,可能是之前上芭蕾舞蹈班所訓練而來的習慣。

    謝謝妳的稱讚,這樣的一個剪影,就博得妳的讚美,讓我有點不好意思,其實Non-non 還沒開化,不似哥哥姐姐那般有禮貌守規矩呢。

    吉兒的父親跟梅村爺爺有幾分相似,也許我們的父親那一代的男人,都八九不離十,不懂得如何都孩子們談話相處,但卻各個盡責守分,是一個家的大棟樑,我爸也是。

    想想,最近實在忙得沒常打電話回家。讀到妳的留言,倒提醒了我該撥個國際電話回家,問問大家是否還是「老樣子」,平平安安的。 ^__^


    Moon 於 2010/08/05 08:13 回覆

  • MEIKO
  • 盛夏的鰻魚飯裏有晶瑩剔透的愛心,
    我一看再看,心裏充滿感動。
    梅村爺爺在天上,看到四個清清秀秀乾乾淨淨的孩子來看他了,
    一定是笑到合不攏嘴、充滿欣慰。
    我也愛這次旅行的每張照片,那光影氛圍配上你的敍述,感性極了!你真是說故事的高手。
    不禁想到小時候返鄉時和堂哥堂姐們一起去探墓祭祖的情影,
    現在大家各分東西,加上我是出嫁的女兒,童年回憶己永不復返囉~



  • Meiko ,

    真真高興,妳駐足讀了這一篇,這篇特別用心寫的故事,有妳來聆聽,細細地閱文覽圖,讓我開心得想牽牽妳的手,轉個圈~。

    梅村爺爺在生前是這樣子的:孫子們回名古屋的前一晚,他總是喜出望外引頸期盼。
    我們一踩進大門,剛開始還興高采烈的,但不久就被嫌吵囉,四個小朋友忍不住的歡樂喧鬧,的確需要強大的包容力啊!他對這一群孫子,真的是又愛又怕吧。

    現在天人永隔,相信他在天上已經不怕喧囂如蟬的孫子吵鬧聲了。
    見到孫子們又大了一個塊頭,又懂事了一點,相信一定感到很欣慰吧。

    Meiko 偶而會透露的童年片段,總是很美很有滋味,希望有機會能讀到妳的童年故事。


    Moon 於 2010/08/06 13:53 回覆

  • 小瓶仔
  • 盛夏的鰻魚飯不只是鰻魚飯,更是親情連結。
    是至親之間才有的傳承吧!爺爺的習慣、爺爺的喜好、爺爺的小動作、爺爺的飲食品味...像種子般飄散在孩子與孫子的心裡,各自萌芽開花。
    捨不得他離開,對我而言,我會將這些握得更牢,像是他的某一部分因為我而活著。雖然很久了,但我依舊分得清楚緣自於他的部分。
    仔細想想自己的一些些小習慣,呵~還好大部分是正向的好習慣,或者是無傷大雅的小譬好,溯本究源還跟外公外婆有點關聯。
  • 小瓶仔,

    這一碗鰻魚飯,是親情的連結,是回憶的端子,是思潮的交集,我跟丈夫,跟婆婆,跟孩子們,一邊嚼著,一邊回味。

    親人之間的血緣,像種子般,有形無形地烙印著譬好的基因,習慣動作也好,思想模式也罷,或多或少都留著不用言傳的影響。有的其實是想要避開的遺傳,但也脫身不易,這就是血脈相傳的延伸吧,一股無庸置疑的力量。

    所幸,留下來的,不論化成何種型態,都在回憶的催生下,帶著黑白色調的懷古惆悵,是摻著溫柔而慈愛的色彩,讓人忍不住緬懷。

    你也一樣。(微笑)


    Moon 於 2010/08/06 14:18 回覆

  • Luc
  • moonmoon我回來了!!!
    (抱)

    嗅覺味覺是我記住事情的一種方式喔!!
    常常聞到什麼 吃到什麼就會想起什麼喔!!

    鰻魚飯亮亮的甜甜的樣子很迷人溜~

    PS
    我想起我爺爺去年過世
    一家人守在一起的日子!


  • 小仙,

    很開心妳帶著滿滿的充實感和照片回家,
    我一心期待著跟妳細細分享。

    這篇梅村爺爺的鰻魚飯的故事,竟然可以喚起妳們對爺爺的記憶,
    我感到一種莫名的安慰和溫馨。

    歡迎妳回到我們懷裡(抱~)

    Moon 於 2010/08/16 20: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