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JPG

 

 

窗外 , 聲聲知了 , 清晨聽見今夏的第一聲蟬鳴 , 疏疏落落的 , 帶著生嫩氣質。

梅雨季還沒過完呢 , 蟬兒們似乎已經等得不耐煩 :

「今年的雨 , 未免下得太跋扈、太不可理喻了!但是 , 輪到咱們登場的,就不該猶豫 ,

咱們走吧!」青嫩卻堅決的聲音 , 像運動會的選手宣誓一樣。

蟬聲 , 戳印了牠們破土而出的日子 , 在地底 , 牠們足足蜇伏了七個寒暑。

 

 

158.JPG

 

 

蟬卵原先是被安置在樹上的 , 蟬卵逐漸孵化成小小的幼蟲 , 由樹梢往泥土裏緩緩移動。

儘管幼蟲選擇在夜間行軍 , 但在橫越樹幹的漫長旅途中 , 大多仍慘遭天敵螞蟻的無情吞噬。 

少數得以倖存的幼蟲 , 鑽入土底的樹根 , 一邊汲取養分一邊成長 , 經歷了七年 , 才茁壯成熟。

宿命的驅使 , 鞭策牠們返回地表 , 七年後的月黑風高夜晚 , 蟬兒一步步破土攀爬樹幹 , 

直到天光漸亮 , 引吭高啼 , 為了一親芳澤 , 為了留下後代 , 為了交棒生命而盡情燃燒。

  

 

  168.JPG

 

 

蜇伏土底長達七年的蟬 , 終見天日的時光 , 只不過短短的七天 ,  

蟬的一生 , 抑鬱暗閻得叫人不勝唏噓。

牠們在最後的高吭中殞生喪命 , 像是壓抑一生所得來的終極閉幕 :

扯粗了嗓門 , 為所欲為的高啼 , 在我看來 , 無非是一種悲願的抒發與揮霍。

據說在東南亞有一種名為「十七年蟬」的特殊蟬隻 , 幼蟬在深土裡潛伏了整整十七年 ,

直到滿月的夜裡 , 蟬群一同破土而出 , 再一齊消殞回歸塵土 , 成了樹林的養分 ,

「十七年蟬」的特殊生態 , 寫著森林的土壤履歷史 , 成了當地森林的年輪指標。 

 

 

 174.JPG

 

 

窗外有油蟬(あぶらぜみ)爭鳴 , 我家則有大嗓門「Non-non 蟬」喧囂著 ,

不消沉不安靜的他 , 是獨一無二的寶貝蟬兒 , 他的存在讓我知道 :

人生縱使潛伏著出其不意的圍剿 , 也要專注向前 , 不該因險惡而遲疑卻步了。

 

暑假到了 ,「Non-non 蟬」光鮮地蟬蛻而出 , 登台引吭高歌 ~

不管是陰是雨 , 非關無聊不無聊 , 他都哼著 : 「日日是 Fine day!」

 

 

 

繪圖 / 梅村爸爸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創作者介紹

Moon's 月光食堂

Mo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olivia
  • 讓我們學習蟬兒(Non-non?)的精神吧,
    在難耐的溽暑中,歌聲依然響亮!

    梅村爸爸好帥,好天蟲(?)畫得棒極了!
  • 好天蟲(?)真是太好笑的名字啦!請妳再命一個好名字吧,拜託一下。

    Non-non 蟬真是高分貝之王,我們只能學習他的精神,恐怕跟不上他的響亮,他實在太熱鬧啦!

    謝謝誇獎,我一定要轉告梅村爸爸:)

    Moon 於 2010/07/17 15:35 回覆

  • 微齊
  • 不學無術打混終日的我得說,在這之前完全對蟬不明瞭呀,雖喜歡牠早晨嘹亮氣勢,也躲不了牠午後的猖狂喧囂,就是不知道在爬上枝頭當放送頭之前,得有一路迴游般的路途,得經七個寒暑的蟄伏,再一步步爬回樹梢扯開喉嚨宣告達陣,好辛苦,好努力,好奮鬥的一生(聲)喔。

    梅村先生文采迷人,畫也讓人驚喜。立體精神的蟬,還有那隻神韻活靈活現,可愛勁朗的Non-non蟬,都好看!

    周末,開心!

  • 微齊,

    其實我甚麼都不懂,甚至比妳遜多了 ~ 不只昆蟲生物不熟,連花草植物的名字也亂冠,貓狗更是一概不理,對小動物,完全沒轍呢。幸好身邊有位昆蟲「博識」,教了我許多。

    這天畫的圖,全是他腦海中的印象畫,既沒有比照實物,也沒看昆蟲圖鑑,不只畫了這兩「隻」,還畫了另外好多長得像蟑螂的蟬,有點不忍心放上來嚇大家,因此保留了下來。哈哈。

    Non-non 的繪畫天分是遺傳到他,跟我無關,我說的沒錯吧?

    就是呀,周末,要開開心心!

    Moon 於 2010/07/17 15:49 回覆

  • 新媽
  • 人生縱使潛伏著出其不意的圍剿,也要專注向前,不該因險惡而遲疑卻步。
    不斷咀嚼這句話,我受益良多,謝謝...
    梅村先生腰傷好多了嗎??Moon心情好多了嗎??
    Non-non放暑假了~~Non-non蟬出動了...
  • 我才要感謝新媽的悟性,妳的咀嚼。

    謝謝妳的關心,他的腰好多了,我的心情也平復了不少,
    就是POPO哥哥額頭綁著「克己」布條,苦讀得長吁短嘆的,我也跟著起起伏伏的。

    只有Non-non 蟬無事一身輕~剛剛他向我道別,飛去書店玩耍了。。。


    Moon 於 2010/07/17 15:56 回覆

  • 小瓶仔
  • 雨聲、蟬鳴、蛙唱、風鈴聲此起彼歇...共構了夏日美妙的交響曲。這是令人興奮的盛夏氛圍,這時我常會在膝上擺著一本書悠悠地享受,就里斯本圍城史吧!然後,在自己也不確定的時空交錯中睡著。
    悠然也昏沉,做夢中夢見身外身。驀然,我覺得我誤會蟬很久了,覺得辛苦七年咬牙成長,只為了七天如煙火般的蟬鳴肆放,為什麼老天不給牠多一點?...現在覺得自己這麼想好像太本位了...誰說讓我眼睛看見、耳朵聽到,才算有價值?也許那七年間人家兀自過很幸福內?這就是蟬之道,蟬的一生。
    我從新看待蟬,也從新看待自己。


  • 充滿禪意!(此「禪」非彼「蟬」)

    蟬埋進土底七年才見天日,在直覺上,我會率先跑出一個宿命無奈來,但你說的也對,誰說伸手不見五指的地底世界不是樂園?誰說浮出地表擇偶達陣才叫幸福?也許單純寧靜的地下,才是牠們的桃花源,攀爬樹頭才是陷入萬劫不復,也說不定。

    溫馴地,虔誠地順從天命,是生物的本能驅使,蟬之道,蟬的一生,的確為我們上了一課。

    小瓶仔很懂得享受炎夏時光,夏日風物詩讓你信手拈來,如詩如畫。

    Moon 於 2010/07/17 16:18 回覆

  • 吉兒
  • 太苦太苦了!蟬的一生竟然是這樣的。我也好無知,只知夏天蟬聲真好聽(現在我也正聽的到),現在我會有更深的感受了。梅村先生的Non-non蟬真可愛!家人的愛和支持一定可以幫助moon渡過任何難關的。頑張ってね!
  • 吉兒,

    妳會日語耶!
    うん、頑張ります。優しい心遣い、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謝謝妳的體貼關心,我會加油的!)

    別說無知,只是還不知道而已。對周遭的事物,我們不都是天天在嚐新?天天在學習?(像 Pepper 一樣閃著發亮的好奇眼睛)大自然萬物都是我們的好導師。(微笑)

    Moon 於 2010/07/17 16:36 回覆

  • 悄悄話
  • meiko
  • 小時住在山裏,
    夏日的蟬鳴總是震天價響,
    是整座山都為之震動的鳴唱、是生之謳歌
    也是童年一口冰棒一本書,掛在樹上過暑假的背影音樂。
    梅村教授的素描精彩之至,難怪NON-NON畫得那麼好,你們真是好棒的文藝家庭吶~
  • Meiko , 好久不見,先抱一下,免得妳溜走啦!

    現階段的蟬聲還算溫吞客氣,到了下個星期,整整兩個月的喧囂會讓人無法輕聲細語的,說話都粗裡粗氣(外頭實在吵得不得安寧。。)

    你描寫的童年即景,真愜意!我也想跟妳一起吃冰棒一起讀書,一起聽蟬聲交響樂!

    妳也喜歡他的素描嗎?讓會畫畫的人稱讚,真替他開心吶:)

    Moon 於 2010/07/17 16:29 回覆

  • MEIKO
  • 筆誤:背景音樂^_^
  • 嗯,明白。 ^_^

    Moon 於 2010/07/17 16:30 回覆

  • 明珠
  • 梅村爸爸的兩隻蟬引妳寫出這樣一篇有禪意的文, 讓我讀著受益良多!
    蟬鳴有這麼厲害啊? 可惜聽不到這夏日交響樂。
    Non-non學校已放暑假? 盛岡還有一個禮拜才放假, 東北的暑假很短不到一個月。
  • 明珠,

    妳說:「可惜聽不到這夏日交響樂。」是因為盛岡沒有蟬的棲息嗎?

    是呀,Non-non 的學校已經放暑假了,POPO 則要等到下週三,兩間小學的行事曆和步調不一樣。

    他們的暑假好漫長,直到 9/1 左右,簡直不曉得該如何是好?尤其 Non-non 蟬常常吵說好無聊,剛剛還陪我去超市逛一圈。夜間散步,一路上都在唱著歌呢。


    Moon 於 2010/07/17 20:19 回覆

  • 明珠
  • 是我的耳朵接收不到啦!
  • 噢,是這樣啊。
    明珠接收不到蟬聲,卻能接收到天籟,一定是這樣的!

    Moon 於 2010/07/17 21:15 回覆

  • emily
  • 天光方亮, 窗外蟬聲唧唧, 嘹亮作響, 終日不絕於耳..... 直到傍晚, 落日褪盡, 鳴唱倏然止息,
    耳根方得安歇, 但旋即又被車水馬龍的引擎聲響覆蓋了片刻的寧靜.
    夏蟬破土而居高鳴響, 是為延續短暫生命而盡情奮力, 看來我似乎不該太過責難
    牠們的擾人清幽才是.

    可那可愛的non-non蟬就不一樣了, 他的高吭乃因活力充沛, 健康無慮, 好一位純真快樂少年!
    又, 梅村爸爸的描繪太傳神了! 一路讀到文末, 以超越蟬鳴的嘎嘎笑聲劃下句點!!
  • Emily ,

    神戶的蟬鳴才剛剛發聲,稀稀疏疏的,還算客氣,我想一到了盛夏,蟬聲喧囂的功力呀,一定贏過我家的Non-non 蟬 !呼呼。

    Emily 的描述讓我領會到日昇日落的周遭聲音 ~ 夏日有高溫的溽熱,有焦燥的喘息,有蟬聲的騷擾,也有車水馬龍取代而來的都市呼吸。台灣真是生氣蓬勃的地方啊!

    幾乎每次回台灣都在暑假期間,那熱得讓人跳腳的日子,只想躲進冷氣房午睡,待過傍晚,再到運動公園貪玩,陪阿公阿嬤健身跳舞,回程攻進剉冰店吃冰,甜滋火熱的感覺,就是孩子們對台灣的印象。

    下次回台,可能在明年考期結束後吧?我剛跟 Popo 聊著外婆家,心裡好懷念。

    Moon 於 2010/07/17 22:56 回覆

  • gosAn
  • 在讀此文之前,很慚愧我不知道蟬的命運是七年台下工換七日舞台風,
    有時還覺得牠們簡直吵的太囂張了,現在知道這是牠們生命最後的倒數,
    難怪每隻都拼了命的放聲,叫吧! 我不再怪你們了,對自己生命盡責的,
    都該受到RESPECT,從現在起,聽道蟬聲我會當作你們是在提醒人類:
    「人生苦短,認真生活!」盡力的叫吧! 鳴~鳴~鳴~鳴~鳴~
  • gosAn ,

    我丈夫說,那只是日本人特別曉得一些奇怪的知識。他說,他曾經問過中國的留學生:「知道章魚有八隻腳嗎?」
    大家的反應是:「誰會數章魚有幾隻腳呢??」
    就是這個道理。因此,請別說慚愧了,知道吧?(拍一拍肩)

    但有些知識的確多聽多收穫,人生就是這樣,每感受一些細微變化或是奇蹟,總能從當中領略到一些道理,特別在受挫或受傷時。我想,你也許能明白我的意思。

    Moon 於 2010/07/18 18:02 回覆

  • apple3pie
  • 大家的留言都好有智慧,熱烈地討論著禪的一生。
    也許對美術方面比較感興趣,首先讚嘆的是梅村爸爸的畫工。
    第一個反應是:哇,畫得真好! 更覺得最後一張特別可愛,好喜歡。
    對禪的一生命反而沒那麼注意,實在汗顏啊。
    所以又回去認真地看了一遍,禪的精華就在短短七日內燃燒,
    在綻放光芒錢卻得花上20年的光陰,雖然令人惋惜,卻也有股生命瞬失的美呢。
  • 阿派,

    謝謝你的讚賞,我真替梅村爸爸高興,他昨天曾來探頭問問,大家的反應如何?我的實況轉播,讓他笑開了嘴呢 ^_^"

    來這裡留言的看官,各個文采動人,充滿智慧。這片空間,就靠大家的精彩留言往上加分,我真是個幸運的人。

    蟬的鳴叫聲,響著多年的苦熬和瞬間的燃燒,讓阿派感受到了。其實,每個站在舞台上發光體,都是累積多年的苦功跟煎熬,才逐漸成為聚光燈下的焦點,都不是偶然的,都是值得珍惜的。

    Moon 於 2010/07/20 09:47 回覆

  • olivia
  • 看來「Non-non蟬」已成定論,我被「Fine day」誤導的亂七八糟名稱,就請妳相忘煙水中~(遠目)

    與糊塗的形象不符,我倒是很早就習得蟬的知識。原因有點難為情,是被喝叱了:我在學校作文中曾寫過撿拾透明蟬蛻的事,內容是什麼早已模糊,但記得我在結尾記下「這蛻下的遺骸也未免太多情,何以如此戀戀?若我歸隱大化,必然瀟灑退場,連一抹塵埃都不願留下.....」之類之類的,結果這自認灑脫的大話被向來疼愛我的寬師嚴正糾舉,洋洋灑灑一篇蟬的生存奮鬥史於焉開展,這份量與作文相當的評語讓我羞紅了臉,因此對這鎮日嘶吼的昆蟲有了難以抹滅的印象及敬意。

    正所謂不經一事,不長一智?或許熱鬧極了的Non-non蟬也是來度人的,以另類方式解妳的愁、妳的憂。這麼想來,還真應該在他「好無聊好無聊」的唇邊賞個吻(要結結實實的一個大吻唷),謝謝他讓妳無暇想東想西呢!
  • 就是,讓妳說中了,Non-non 向來為我解圍,我的飄動遊魂常讓他招收回身。
    我一有不安或低落,他也是第一個感知的,他會輕問我為何沒精神?然後理所當然地胡作非為,讓我的視線離不開他。

    常常是要賞吻的,尤其他跟我還處於熱戀當中,索吻自然不是問題,比較傷腦筋的是:他已宣布一生不娶,因為世界上沒有人能取代他對媽媽的感情,這一點,還需要開化開化才行(哭笑不得)。

    寬師讓妳體悟到「蟬」意,果然是一生恩師,對於恩師,我們都有異於常人的美好因緣和福份,不知妳是否深有同感?

    謝謝妳相伴在我左右,尤其是這一陣子。 ^_^

    Moon 於 2010/07/20 18:17 回覆

  • 丫頭
  • 看起來,那隻蟬的作者是個神童,畫蟬能有如此深的禪意......千萬別坐禪太久喔!!!!你的文章有閱讀的韻律,知性又感性......
  • 謝謝ㄚ頭。
    循著你的留言,今天重讀了這一篇。時間過得真快,窗外又是蟬聲延綿,又過了一年。
    正構思著夏天的文章,收到你的留言,像是一句加油聲。謝謝你。
    畫蟬的人是我丈夫,他愛觀察生物昆蟲。

    Moon 於 2011/07/28 09:3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